請問佛教是講不講丹田呢?講不講真氣呢?

請問佛教是講不講丹田呢?講不講真氣呢?

這要看是正法佛教,或是無知末法的佛教,簡單講也就是說,是修不修禪定法的佛教,或是修不修密法的佛教,若不修禪定與密法者,談丹田會不知所云,更會是拒談真氣也。

那古佛教講不講丹田呢,當然不講丹田,丹田是震旦中國人講的,而是講「風大」,梵文「優陀那」, 阿優陀就是我們所稱的丹田,無知之識者常妄分別,這是不必要的無知。

《翻譯名義集》云,優陀那ud?na指氣息。大智度論卷六:「如人欲語時,口中風名憂陀那,還入至臍,觸臍響出,響出時觸七處(頸、齶、齒、唇、舌、咽、胸)退,是名語言。」然宗密之圓覺經大疏鈔卷十一下,以臍下一寸稱為優陀那,指丹田而言。

談丹田就要談及氣,氣者風大也。先見《翻譯名義集》云:優陀那,天台禪門曰,此云丹田,去臍下二寸半。大論云,如人語時,口中風出,名優陀那,此風出已還入至臍。偈云:風名優陀那,觸臍而上去。是風觸七處,頂及齗齒脣,舌喉及以胸是中語言生。論云:出入息是身加行,受想是心加行,尋伺是語加行。《大集經》云:有風能上,有風能下。心若念上風隨心牽起,心若念下風隨心牽下。運轉所作,皆是風隨心轉作一切事。若風道不通,手?不遂。心雖有念,即舉動無從。譬如人牽關捩,即影技種種所作,捩繩若斷,手無所牽,當知皆是依風之所作也。

天台山修禪寺沙門智顗述《修習止觀坐禪法要─亦名小止觀》云:明治病方法者。既深知病源起發,當作方法治之。治病之法,乃有多途,舉要言之,不出止觀二種方便。云何用止治病相?有師言:「但安心止在病處,即能治病。所以者何?心是一期果報之主,譬如王有所至處,群賊迸散。」次有師言:「臍下一寸名憂陀那,此云丹田。若能止心守此不散,經久,即多有所治。」有師言:「常止心足下,莫問行住寢臥,即能治病。所以者何?人以四大不調,故多諸疾患。此由心識上緣,故令四大不調。若安心在下,四大自然調適,眾病除矣。」有師言:「但知諸法空無所有,不取病相,寂然止住,多有所治。所以者何?由心憶想鼓作四大,故有病生。息心和悅,眾病即差。故淨名經云:『何為病本?所謂攀緣。云何斷攀緣?謂心無所得。』」如是種種說,用止治病之相非一。故知善修止法,能治眾病。所以隋天台智者大師說,門人灌頂記《摩訶止觀》云:正用治病者,丹田是氣海,能鎖吞萬病。若止心丹田則氣息調和,故能愈疾,即此意也。

佛光辭典云,丹田指肚臍下,即臍下約一寸之處。於坐禪之際,將體氣集中於此,令心不散亂,並可收治病之效。或謂約在肚臍下二寸半。此外,肚臍下稱為下丹田;對此,兩眉間稱為上丹田。〔修習止觀坐禪法要、摩訶止觀卷八〕

密教《青色大金剛藥叉辟鬼魔法》云:炙有九處。一者頂十字中。二者風門穴中。三者亶鏡。四者心臟。五者丹田。六者左風市。七者右風市。八者左彭矯穴。九者右彭矯穴。不炙矯穴其人趺壞生穴,大頂十字時。誦珃(a?)丈(kha?) 吽發吒五七反,具百光遍照王功德蘊相。次炙風門,持誦成(ha) 扣(h?) 吽發吒五七反。次炙亶鏡時。誦狣(a)玅(?)珃(a?)珆(a?) 吽發吒五七反。次炙心臟時。誦先(ra) 全(r? ) 劣(ra?) 匈(ra?) 吽發吒五七反。次炙丹田時。誦嫟(h??) 珆(a?) 猭(hr??) 吽發吒五七反。次炙左右風市時。誦成(ha) 扣(h?) 曳(ha?) 有(ha?) 吽發吒。次炙左右彭矯穴時。誦向(va)名(v?)圳(va?) 地(va?) 吽發吒五七反。…。以上密法,中醫師療病人時可多多用之。

《大般涅槃經疏》云:如大論云,風名阿優陀(優陀那之訛),觸臍而上去。至牙齒脣舌鼓動故出聲,風鈴熱鐵亦復如是。先尼言如瞿曇說下第五問,明若隨理者全無有我,如來何緣得有常樂,由有我故有常等法,若無我者何得此法。

見錢塘沙門釋智圓所述《涅槃經疏三德指歸》云:阿優陀者此云中也即臍下一?。《請觀音經》云:取一中?是,疏引論偈從省具足應云風,名優陀那,觸臍而上去,是風觸七處頂,及齗齒唇舌喉及以?是中語言生。

結論:

言丹田,言氣者,是大乘行者,是禪修境界的人與修持密法行者,懼談丹田或拒談真氣者是方便乘修行者,不能言談「是與非」,「對與錯」,只是境界與法門之別也。

問題是優陀那丹田是沒有問題,是真要發出真氣來的丹田,這是自己開發丹田所發之氣的。若您的真氣不是從自己優陀那丹田發起,而是從外來有因緣灌氣者,就有邪正之分,不知者易為客邪所迷,邪氣入身而造成心神不寧,這就要特別注意了。

日期: 
星期一, 五月 5, 2014
附檔: 
Binary Data